更多產(chǎn)品分類(lèi)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更多聯(lián)系我們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無(wú)錫市蘇橋特種鋼管有限公司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電 話(huà):0510-85362028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傳 真:0510-85360795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郵 箱:13921511156@163.com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銷(xiāo)售經(jīng)理:1392151115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聯(lián) 系 人:王經(jīng)理 桑經(jīng)理 豆經(jīng)理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地 址:無(wú)錫高新技術(shù)產(chǎn)業(yè)開(kāi)發(fā)區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精軋鋼管-最近富士康到底發(fā)生了什么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作者:無(wú)錫蘇橋 來(lái)源: 日期:2022/11/2 8:35:56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富士康園區的陽(yáng)性病人和密接人員被隔離在什么地方?什么時(shí)候開(kāi)始被隔離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他們是從10月15日開(kāi)始陸陸續續被拉走的。有一個(gè)集中隔離點(diǎn),在恒大未來(lái)之光旁邊的一個(gè)小區,大概能容納2萬(wàn)人左右。我還知道在機場(chǎng)往南有一個(gè)方艙醫院。另外,有一些人在員工宿舍里隔離,做不到全樓層封閉,只能單個(gè)房間封閉。但在宿舍隔離的人不是多數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傳聞恒大這個(gè)隔離點(diǎn)的一些陽(yáng)性病例被放出來(lái),帶病回廠(chǎng)正常工作。這個(gè)是真實(shí)的情況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被放出來(lái)的人不是陽(yáng)性病人,可能是與陽(yáng)性病人同管篩查的人或是密接。他們因為園區的空間太有限而沒(méi)法單獨隔離,這些人和陽(yáng)性病人可能在一個(gè)房間里隔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在被放出來(lái)之前,這些人做過(guò)抗原篩查,兩次抗原都是陰性才可以回到園區里的宿舍。但是他們的風(fēng)險還是比其他核酸結果陰性的人高一些,所以在快篩過(guò)、從恒大隔離點(diǎn)被放出來(lái)后,他們被送到園區的豫康北宿舍里二次緩沖。他們是10月29日下午從恒大隔離點(diǎn)出來(lái)的,目前(10月31日)還沒(méi)從二次緩沖中出來(lái),沒(méi)有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有大規模的員工離開(kāi)園區徒步回家。據你觀(guān)察,這是什么原因導致的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其實(shí)之前我們的員工管理一直很順,沒(méi)有什么大問(wèn)題,盡管有后勤不足的問(wèn)題。不過(guò)有一部分人跳墻跑出去之后,抖音上有人爆出來(lái)這類(lèi)消息。到了周六(10月29日)上午,工人圈子里有傳言說(shuō)園區即將封鎖,這里要變成“躺平試驗區”了,員工因為這個(gè)謠言才開(kāi)始恐慌,覺(jué)得如果不跑就沒(méi)時(shí)間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另外,園區旁邊的恒大隔離點(diǎn)在10月29日得時(shí)候放出一些人。據我所知,他們是做了兩次快篩、有了陰性結果之后,再轉到園區里豫康北宿舍內的緩沖區,直到周一(10月31日)都沒(méi)有上班。但是當時(shí)有謠言說(shuō),這些人會(huì )直接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幾個(gè)消息疊加,導致周六整個(gè)園區的員工情緒恐慌,有人把閉環(huán)的圍欄踹了就逃了。他們認為被感染的幾率很大,也不完全了解病毒的情況,認為感染了之后會(huì )像2020年年初武漢感染新冠的人一樣,不僅很難受、留下后遺癥,甚至可能死亡。當有一些員工情緒爆發(fā),通過(guò)抖音和群發(fā)傳播,一些原本沒(méi)想走的人,也在不完全知道事實(shí)的情況下跟著(zhù)走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根本上,我認為還是因為信息不透明,公司又太大、流程太復雜,員工對實(shí)際情況有一些誤解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?jiǎn)T工現在吃飯或者生活物資保障方面有問(wèn)題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吃飯從在園區開(kāi)始隔離到現在一直沒(méi)問(wèn)題。一日三餐公司會(huì )發(fā),早飯牛奶面包,中飯晚飯是米飯和三個(gè)菜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不過(guò),互聯(lián)網(wǎng)上傳的有員工缺乏物資的情況是真實(shí)存在的。核酸結果異常的人需要去隔離點(diǎn)隔離。剛被轉運到一個(gè)地方時(shí),后勤可能沒(méi)跟上。畢竟目前的配餐制度剛開(kāi)始實(shí)行,還存在一些流程問(wèn)題與不足。恒大隔離點(diǎn)第一天就是這個(gè)情況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?jiǎn)T工能否從公司的公開(kāi)渠道及時(shí)了解到這些隔離防控政策,以及那些從隔離點(diǎn)被放出來(lái)的人的真實(shí)情況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這個(gè)公司太大了,我們也很無(wú)奈。廠(chǎng)區幾十萬(wàn)人,我講下去也就只有幾百上千人知道,說(shuō)了他們還不一定信,該走還是走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產(chǎn)能受到?jīng)_擊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平時(shí)負責的車(chē)間一共有多少人?現在需要隔離的有多少人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我負責的車(chē)間 一千多人,F在能上班的有百分之五六十。剩下百分之三四十,包括核酸陽(yáng)性、同管異常被隔離的,也有回家的或者在宿舍沒(méi)來(lái)工作的。目前留在車(chē)間工作的有五六百人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這對產(chǎn)能的影響有多大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影響很大的。只能達到原來(lái)目標的50%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現在上級是否給你下達了生產(chǎn)量的指標?如果因為停工人數太多而延期生產(chǎn)會(huì )造成什么后果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那沒(méi)有。這種可能不是我這個(gè)層級的人來(lái)決定的。現在我們開(kāi)工到什么程度,取決于能來(lái)多少人,就是流水線(xiàn)能開(kāi)多少就開(kāi)多少。我不直接經(jīng)手招工的工作,但是我聽(tīng)說(shuō)最近富士康還在招人,并且把返費(臨時(shí)工結束工期前的一次性工資)提高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車(chē)間里的工人是什么心態(tài)?他們會(huì )擔心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有擔心。他們對這個(gè)疾病的了解是比較少的,可能是信息渠道的原因,他們了解不到這種信息。網(wǎng)上有一個(gè)謠言,他可能就認為是真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隔離點(diǎn)+緩沖區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怎么評價(jià)目前鄭州富士康的防疫管理?它存在哪些問(wèn)題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目前最大的問(wèn)題就是,對有風(fēng)險的人的轉移速度比較慢,因為人太多了,之前后勤的人手不足,政府確認的速度也沒(méi)跟上。比如說(shuō)這個(gè)員工已經(jīng)確診了,但他等待政府發(fā)來(lái)的確診信息和拉走他的消息都要等一天左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目前針對園區內還在工作的工人還做核酸篩查、把結果異常的人拉去隔離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截至10月31日,已經(jīng)有3天沒(méi)做過(guò)全員核酸檢測,最后一次是10月28日。現在重點(diǎn)是做抗原快篩,每天做,快速把陽(yáng)性都挑出來(lái)。沒(méi)有快篩結果,就進(jìn)不了工廠(chǎng)園區。密接、同管異常、疑似病例,需要做核酸,完成單獨采樣并確診陽(yáng)性后才會(huì )被隔離,但采樣結果沒(méi)那么快出來(lái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覺(jué)得現在最急迫需要解決的問(wèn)題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現在還是資源不夠,隔離的房間比較少。很多員工確實(shí)核酸異常,但一個(gè)管里有陽(yáng)性,并不是說(shuō)所有在這個(gè)管里檢測的人都是陽(yáng)性,也有人只是被牽連、是密接,但他們現在都被隔離在一起了。需要把沒(méi)有感染的人和真的呈陽(yáng)性的病人隔開(kāi)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目前也能隔離,但人口密度比較大,有時(shí)候一個(gè)房間可能好幾個(gè)人?赡苤虚g只有一個(gè)是確診的,但另外幾個(gè)(與陽(yáng)性同管或其密接)會(huì )被連帶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如果在目前的隔離點(diǎn)以外的區域,能把人按照高風(fēng)險、中風(fēng)險、低風(fēng)險隔離,逐步減少隔離時(shí)間,會(huì )有幫助。不然人在(恒大隔離點(diǎn))那里待著(zhù),本身也是浪費隔離資源,原本沒(méi)感染的人還可能有更大風(fēng)險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這(指設置更多緩沖區)是我們的第一個(gè)需求。第二個(gè)需求是,讓信息真的公開(kāi)透明,請求各地的醫療團隊來(lái)幫忙。點(diǎn)對點(diǎn)地支援,比如多少醫生支援這幾個(gè)樓層,多少人支援某個(gè)車(chē)間或者哪個(gè)區域。這樣可能很快就解決了疫情,F在就是人手和資源不夠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再多一道緩沖,你擔不擔心你產(chǎn)線(xiàn)上的工人更少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健康第一位,產(chǎn)量和工作第二位。但是目前,比如說(shuō)隔離做成8人間,感染風(fēng)險肯定很大。如果隔成單間,一個(gè)人一個(gè)帳篷,低風(fēng)險的員工隔離三五天或一周,沒(méi)問(wèn)題的情況下就可以安全返回崗位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沒(méi)有清零的資源,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也沒(méi)有“躺平”的政策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個(gè)人目前對被感染的風(fēng)險恐慌嗎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我不恐慌。隨著(zhù)離病毒越來(lái)越近,我了解的信息也比之前多了很多。我認為(出現混亂)一方面是因為觀(guān)念有問(wèn)題,不能用像對待3年前武漢時(shí)期的新冠病毒時(shí)的態(tài)度對待現在的疫情。在我的觀(guān)察中,目前年輕人感染病毒的癥狀輕,可能就是確診之后發(fā)燒一天,第二天就不燒了,然后嗓子疼,過(guò)后就沒(méi)事了。但是現在信息不對稱(chēng),然后導致恐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我自己不擔心只是一個(gè)方面,但是這個(gè)東西誰(shuí)都不想得,員工肯定不想。哪怕它就是個(gè)感冒,你也不想得感冒。當然,也有人擔心后遺癥的問(wèn)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既覺(jué)得現在疫情的癥狀不如2020年年初的武漢階段,又覺(jué)得眼下富士康員工需要更多資源來(lái)完成更好的控疫。這是不是一種矛盾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這個(gè)矛盾不是我們造成的,F在沒(méi)有“躺平”的政策。如果用武漢的模式,就是把陽(yáng)性病人和密接都隔離起來(lái),檢測沒(méi)問(wèn)題后工人再上班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Yi:你們現在最大的訴求是什么?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王海:我認為還是要信息透明化,我們不僅不清楚整個(gè)園區的的病例數量,對鄭州的數字也不確信。數字不透明,那外部醫療資源就不能進(jìn)來(lái)幫我們,我們就會(huì )更恐慌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二,希望社會(huì )各界能伸出援助之手提供防疫物資的支持,為了降低被隔離人員交叉感染的風(fēng)險和幫助確診人員康復,我們需要更多的帳篷、行軍床、藥物、消毒用品等防疫物資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第三,我認為對這個(gè)病毒的認知可能需要調整,我們感覺(jué)到3年前感染新冠病毒的患者死亡率很高,但現在看起來(lái)重癥率并不高。我們從10月12日靜默到現在已經(jīng)將近20天了,我們需要途徑傳達我們的聲音。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婷婷香蕉久久久久久_又色又污又黄又爽又吃胸_亚洲AV成人无码专线在线_亚洲av无一区二区三区